<strike id="ry93a5"></strike><b id="ry93a5"></b><ins id="ry93a5"></ins><tr id="ry93a5"></tr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button id="iyxvru"></button><b id="iyxvru"></b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li id="iyxvru"><dt id="iyxvru"></dt><tr id="iyxvru"></tr><bdo id="iyxvru"></bdo><i id="iyxvru"></i><font id="iyxvru"></font></li><pre id="iyxvru"><code id="iyxvru"></code><font id="iyxvru"></font></pre><i id="iyxvru"><dir id="iyxvru"></dir><noscript id="iyxvru"></noscript><u id="iyxvru"></u><dd id="iyxvru"></dd><bdo id="iyxvru"></bdo></i><span id="iyxvru"><legend id="iyxvru"></legend><table id="iyxvru"></table><legend id="iyxvru"></legend></span><tfoot id="iyxvru"><address id="iyxvru"></address><select id="iyxvru"></select><form id="iyxvru"></form><table id="iyxvru"></table><tr id="iyxvru"></tr></tfoot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男同性恋被精神病院强制治疗 理由:性偏好障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设为首页 2020年01月23日 8087次浏览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月光是渗透在人类灵魂里的一种液体,汩汩地流淌,成为人类精神境界的光明与清新。她清辉漫撒,均匀地温馨营造诗意的栅栏,让疲惫的身心得到淋漓的掩蔽和舒展。就像母爱无私、博大而深邃。可是,又有谁留意过月光的家园?在无友的夜晚,感念月光的恩泽?今夜此时,无人沉眠。因为电灯太亮,电视节目太具备煽情的功能,而现代人又忙于生存和享乐,刺激大脑的方式又如此之多。总之这所有所有的一切割断了人与自然的很多桩姻缘,其中包括人类与月光的姻缘。在那这亮如白昼的夜晚里,非常娱乐们的脚步总是那么坦然。月光作为一种真实的存在,已越来越被人们忽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记住且钟爱月光的人有一种是诗人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诗人热爱自然的一切,因而诗人把月亮作为精神的宗教顶礼膜拜,在思念故乡时说:“举头望明月,低头思故乡。”在思念亲人时说:“但愿人长久,千里共婵娟。”在孤立无援时说:“大漠沙如雪,燕山月似钩。”在狂歌曼舞时说:“举杯邀明月”,来它个“把酒临风,其喜洋洋者矣”……月光无处不成为诗人灵感的闪光,情绪的宣泄和精神的图腾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还有一种是异乡人。在异乡,一弯残月勾住你的心魂。而老家,总习惯在窗口,用一棵很神的树,挑起那弯残月,等出门人。异乡人蜷缩在孤独寂寞中,月光和风同时捎来问候,他总会梦见老家屋瓦上铺满了一层月光的金子,梦见黄牛在月光下反刍着永恒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尊敬且崇拜月光的人毕竟是存在的。包括像我一样既不是诗人,也有幸不是异乡人。不管现实多么偏爱太阳的恩惠,多么迷恋灯影下纸醉金迷的忘情,但月光作为宇宙间最亮的灯,让一切清洁的人和物在她的家园里,静静地休憩,并为迎接一轮喷薄的日出而养精蓄锐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新年的钟声敲响了,天空也更加多彩明亮了。月亮也会慢慢地圆起来,亮起来,给思念的亲人捎来安慰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仅仅是一场幻想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不知道,我在试图逃避着什么。名利纷争,红尘或许本来不是这样。也许会有一天,偷偷地溜走,背离这一切的喧嚣。看着身后远远的霓虹,抹去额角的汗,长叹一声:“远去吧,那些尘世的桎梏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喜欢读陶潜的诗,我会习惯性的经常在后院里放置一把藤椅,往上一倒。蓝天,白云。满眼的和煦。时常忍不住想去远离俗世,把酒临风,笑傲江湖。在一丝清风,一缕晚霞中沉沉醉着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只是,滑稽而荒唐的梦让我知道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不适合于做一个隐士。是的,我有严重的拜金主义,总喜欢幻想。想象着自己身价千万,一掷千金只为博红颜一笑。夜晚便睡在一大堆英镑上韵习着富贵梦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或许,会有某一天,也会如是,躺在一大堆“阴镑”额上幻想,沉沉睡去。做一段永远不会醒来的梦……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有一段时间,接连着几夜重复着同一个梦。梦里有着一个模糊地转角,一个模糊着渐行渐远的柴扉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个不经意的傍晚,我一如既往的靠在天桥的栏杆上乘着凉,只是这一次,风却没能吹散周遭的沉闷空气。只是弟弟掠过水面,待水面泛起浅浅的涟漪后远去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就是在这个时候,我邂逅了那一幕唯美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闷热的傍晚和心中莫名的伤感,让我在不知不觉中来到这座城市的郊区。眼前的没有了霓虹闪烁和车水马龙。有的仅仅是一堵苍老的墙,零零星星的灯光散散的弥漫着这一片土地。转一个弯,青石铺砌的小径,墙角点缀着几簇新生之草和那些乌黑的瓦砾满含着不温不火的柔情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些,是不需要精心雕琢的淳朴。不远处,一个模糊的柴扉。是的,我走进了我的梦中。或许,这是一场特属于我的美丽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走近,轻轻的叩开久掩的柴扉,附在上面的几根翠绿色的藤蔓径直的爬去屋顶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得不承认,非常娱乐很惊奇,灯红酒绿的城市里也会有这般淳朴的温馨。置身其中,蓦的感应到,风切碎了晚霞。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X-POWER-BY MGF V0.5.1 FROM 自制27